切换到宽版
  • 6阅读
  • 0回复

从未感觉如此被需要从未感觉如此被需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似曼文
 

多田热水器维修点


      
      2月8日9点半,刚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ICU下夜班的唐光明,终于回到了住宿的宾馆。当天正好是元宵节,得益于当地爱心人士的赠送,唐光明吃到了汤圆。
      
      唐光明是宜昌市中心医院ICU的一名护士,1月22日,快下班的时候接到通知,第二天去金银潭ICU参与援助工作。唐光明在临出发时,和周边的亲朋好友几乎都联系了一遍,告诉大家要做好防护、尽量不要出门聚会。
      
      1月23日,腊月廿九,唐光明和另外两名同事从宜昌出发驰援金银潭ICU。抵达之前,唐光明只是听说了金银潭ICU重症患者比较多,传染风险比较高。抵达之后,唐明光才发现困难远比他想到的多。
      
      不断遇到困难又不断解决困难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此前没有ICU,唐光明和同事们抵达时,金银潭医院3天前刚用普通病房改建了ICU,由两个没有ICU工作经历的护士看护20多个患者。
      
      抵达武汉的第二天,唐光明没有迅速投入患者的看护工作中,而是去解决更为棘手的一个问题。当时,每位患者的重症监护仪和病房外的监护仪并不连通,监护仪无法显示出每位患者的生命体征,这使负责病房的医生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患者的状况,让原本就人手不够的医生工作起来更加困难。
      
      调试监护仪的工作本应由专门的工程师负责,但当天正好是除夕,所以找不到工程师。唐光明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调试每一个患者床头的监护仪。
      
      每个监护仪被放到了床头柜上,不像常规ICU那样基本上与人同高,所以唐光明必须蹲着调试。穿着连体防护服蹲下去会有一种紧绷的感觉,再加上本来就憋气,唐光明整个调试的过程“还是很痛苦的”。
      
      另外,临时找来的监护仪来自六七个不同的厂家,不同厂家的机器设置不同,唐光明得不停地摸索。最终,历时七八个小时,他终于将所有患者的监护仪和监护仪连通了,解决了医生们最头疼的问题。
      
      刚刚组建的ICU也没有专门放置药品的地方,这导致护士们在工作中总是在找东西,尤其是遇到需要抢救患者的时候,更是手忙脚乱。为此,唐光明和护士们找来了一个空床代替放置药品的车,并做好标记,护士们的工作效率也因此提高了。
      
      就这样,唐光明和从其他医院前来援助的医护人员不断遇到困难又不断解决困难。唐光明说:“刚开始真的非常艰难,但是我们看到不管工作流程、工作环境还是患者的情况都在一点点地变好,这也是让我们越来越有信心的原因。”
      
      对患者的心理护理也同样重要
      
      住进金银潭ICU的患者在没有转出之前,是不可以有家属探视的,所以患者都很孤单,而且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意识一直是清楚的,他们目睹其他患者的痛苦甚至是离世,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唐光明刚到金银潭ICU的第一天,遇到了一位67岁的女患者,这位患者病症不是特别重,但是情绪一直很低落、悲观,总说:“我不想治了,我肯定治不好,我想安乐死。”唐光明看到后就过去鼓励她:“再坚持坚持,我们正在给你治疗,你一定会好的,不要灰心,不要放弃自己。”
      
      唐光明说,这些呼吸困难的患者,因为一直很憋气,会有一种濒死的感觉,医护人员全副武装的防护措施会加深他们的恐惧,而他们一紧张,又会加剧呼吸困难,因此他们常常会处于崩溃的边缘,“对于这些患者来说,你一句不经意的鼓励,也许就让他们看到了生的希望。”
      
      唐光明回忆,他第二天再来上班时,就发现这位患者的状态好了一些,开始主动和他聊天,倾诉自己内心的孤单、恐惧。后来,这位患者会一直盼着唐光明来,只要一看到唐光明就会喊他:“你终于来啦!”当得知唐光明是宜昌人时,患者还说以后去宜昌一定要去找唐光明。最终,这位患者也成功转到了轻症病房。
      
      唐光明说,疫情期间的重症护理,技术只是一种手段,而技术层面之外的心理看护也十分必要,“有些人就需要你的一句鼓励,他们就挺过来了;有的人可能就是自己把自己给吓坏了,最终就没有挺过来。”
      
      在这里会觉得到处都需要你
      
      直到1月25日,宜昌为了控制疫情也“封城”了,唐光明的爸妈才明白儿子去的地方有多危险。“但是他们还是很理解我,我和他们讲,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有多危险,我们都要冲到前面去救人,这是从医人的本职工作。”
      
      在金银潭ICU工作以来,唐光明已经瘦了大约10斤,他说,看护每个患者所耗费的体力和心力是原来的3倍,而每个护士基本上要看护3-4个患者。
      
      “说不害怕被传染那是假的,但是当我过来以后,看到那么多患者需要去帮助,这些人通过我的护理好转了,就会把害怕忘掉。到了这个地方,你不会去想别的,只会想着怎么努力让这些患者变得更好一些,我觉得这是职业价值的体现。”唐光明坦言,“在这里会觉得到处都需要你,你做一点点事情,就感觉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让你觉得这个事情必须去做,会非常有成就感。”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