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9阅读
  • 0回复

孙正义:对投资成绩感到羞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桑银瑶
 

北京近视眼手术哪家好


      
      随着Uber和WeWork在资本市场表现不佳,其最大投资者软银的掌舵人孙正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自己至今所取得的成绩并不满意。
      
      孙正义称,自己距离实现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感到“羞愧和紧张不安”(embarrassed and flustered)。
      
      当我把自己与美国和中国公司的发展作比较时,我强烈地感到自己做的还不够。
      
      我曾经对美国和中国的市场规模感到嫉妒,但是现在有许多来自东南亚的较小经济体的公司,它们有这样的实力,且发展迅速。包括我在内的日本企业家不能为自己找借口了。
      
      01 Uber和WeWork表现不佳
      
      作为软银的两大重量级投资,Uber和WeWork近日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却并不令人满意。
      
      今年5月10日,网约车巨头Uber上市首日即收跌逾7%。截至目前,Uber股价已较4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逾30%。
      

      
      此外,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Uber净亏损超过50亿美元,创下迄今为止最大的单季亏损。
      
      同病相怜的还有软银投资的超级独角兽WeWork。
      
      9月的最后一天,这家共享办公巨头终于宣布,撤回IPO申请,标志着其上市夭折。自8月公布招股书以来,投资者对WeWork商业模式、公司治理的质疑就未有停歇,其估值更是从年初的470亿美元大降至100-120亿美元。
      
      对于WeWork风暴带来的影响,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cott Galloway甚至预言,愿景基金将在12个月内关闭。
      
      WeWork的上市失利也对软银“愿景基金2”造成了影响。上周有媒体报道称,软银正艰难地为愿景基金2筹集资金,知情人士称最终的规模可能远远小于今年7月宣布的1080美元。
      
      02 市场开始质疑孙正义眼光
      
      随着越来越多问题的出现,市场开始质疑孙正义的眼光。
      
      9月末,据腾讯科技援引媒体报道,消息人士称,孙正义对WeWork愿景的盲目乐观,加上缺乏挑战者,使软银在1月份对WeWork给出470亿美元的过高估值。软银内部对WeWork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士,包括Nikesh Arora和Alok Sama近年来已经离开了软银。
      
      报道还称,接近孙正义的人士表示,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Wework将会取得巨大的财务成功,而且其他人也会以类似的眼光看待它。
      
      这并非市场首次对孙正义的做法产生质疑。今年年初,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媒体报道指出,愿景基金的两个最大外部投资者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与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 Co.)均抱怨软银集团为科技公司开价过高,以及孙正义个人对投资决策太过强势,控制权太大。
      
      03 孙正义对未来仍乐观
      
      尽管如此,孙正义在访谈中对未来表现出了乐观。
      
      他指出,自己目前专注于建立一个战略资产集团,而不是发展自己的商业。通过愿景基金,他正在聚集志同道合的企业家,并通过集群战略(cluster strategy)极大地扩大影响力,而AI正是增长的源泉。
      
      这才刚刚开始,但我认为这拥有巨大的潜力。孙正义还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他一直告诫创业者们,他们不能什么都做。
      
      最近,我一直告诉创业者们要“知道自己的极限”,知道自己的极限有助于释放无限的可能性。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