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7阅读
  • 0回复

吴昌硕画作远销日本,得益于王一亭,日本人对王的评价非常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晏萌运
 

白城市多链星球

      王一亭在世时不仅是一位大实业家,也是一位有着强烈民族责任感的社会活动家,其曾集画界、佛教界、商界领袖于一身。他资助、参与组织辛亥革命,又出资赞助教育,尤其是美术教育事业,如支持刘海粟办学,资助成立画会、画馆等书画团体(据统计其一生中是超过20个书画团体的主要成员或发起人),特别是对吴昌硕艺术的极为赞赏、大力支持、资助与力邀促成其由苏州迁居上海,同时对吴昌硕艺术远播日本,于彼邦举办展览、销、出书等的不遗余力、推动实施,在缶翁艺术人生中写下了“得一亭相助”的浓重一笔。
      

      
      据台湾1969年48期艺文志杂志发文赞美王一亭:“凡属慈善事业,寺庆功德,无分国籍,总是争先恐后,首倡赞助,无不悉力以赴。” 王一亭从小就和美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他7岁时就开始习画;14 岁到上海著名裱画店怡春堂学徒,业余时间临摹中国画;15岁拜任伯年弟子徐小仓为师,并受任伯年指导;以及后来和吴昌硕的结实,让王一亭的书画功底渐渐加深。
      

      
      王一亭能够帮助吴昌硕的作品远销日本,得益于王一亭和日本的关系。他在19岁进入大阪轮船公司任职员; 36岁出任日本大阪商轮公司买办; 41岁出任日本日清轮船公司中方经理;1923年日本关东发生大地震,57岁的王震除捐款、捐物外,还将自己所作书画义卖后捐赠给日本政府,并因此获得日本天皇的褒奖,日本人称之为“王菩萨”。由此可见王一亭与日本有着40多年的交往,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感情也是深厚的,但这些都发生在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之前,战争的爆发对每一位中国人来说都是痛彻与无奈的。
      

      
      正是因为王一亭与日本的这些关系,为其于战争爆发前在东瀛大力推介吴昌硕艺术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与可能,与此同时其个人绘画作品亦深受日本民众的喜爱,故其作品于日本也有着相当数量的传入与留存。据1979年72期香港大成杂志载,当时日本人到上海“总以能见到王一亭为荣。见到王一亭,却求不到他的画,那有如入宝库却空手而返,无以对亲友炫耀了。”
      

      
      吴昌硕与王一亭交往了近20年,他在1922年所撰白龙山人小传中对王一亭评价到:“书画用笔雄厚,醇茂之处更寓虚灵,天池、复堂不是过也。每至兴时,下笔瑟瑟有声,若惊风之扫落叶,转瞬即成,作巨幛尤能见其磅礴气概。”在这里吴昌硕拿天池(徐渭)、复堂(李鱓)与王一亭作比,难免因吴王二人之间的友谊太过褒奖,但对王一亭的艺术评价与描述应当说是准确与恰当的。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